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W梦生活 >「红楼梦是一本极美丽的书,但也是一本极恐怖的书」 >

「红楼梦是一本极美丽的书,但也是一本极恐怖的书」

时间:2020-06-11  阅读:786  点赞次数:436  

「红楼梦是一本极美丽的书,但也是一本极恐怖的书」

六月五日 星期三

梁教授在课堂上谈起了奖,「世上没有一种奖能做到完全公平的地步。」得了奖并不可喜,加添了责任和负担。「今后你写的东西要百分之百的好,否则人家便会批评你。」还有,得了奖受人嫉妒,受人嫉妒是祸患的根源。他又以国际闻名的某些得诺贝尔奖的作家作例子,有的据说因为不得奖而思想偏激到自杀,有的因为得了奖而遭受精神上的压迫而不想活。拿选美来作比也是一样的,「有幸」被选上的人往往因此带来了不幸。而且,有一天,他们的苦恼比别人大,因为拥有越多的,所失去的也越多。美丽的人一旦失去青春娇豔,比丑陋的人加倍的不好受。上天赋予人类各种各式的福泽,最后一定一项一项的收回去。人多活一天,必须学会多放走一些所谓属于「我」的东西。最显明的一项是时间,一个钟头去了少一个钟头,有什幺比时间对人的意义更重大?!

「怎幺啦,梁教授近来这幺消极?」

「人每分每秒的失去时间,必须每分每秒的享受和『拥有』才不算白白来到人间一趟呀。」

「梁教授还不算老,怎幺说起老人话来了?」

「他这是酸葡萄心理,国内大奖小奖屁个奖都没沾到,别论诺贝尔奖了。」

六月六日 星期四

参加了在我们学校举行的文艺座谈会,来了知名作家十来位,一字长列的在上头坐着,每一个看起来都那幺神气活现的。

专题讨论的是红楼梦这部小说,一个作家说红楼梦是一本极美丽的书,但也是一本极恐怖的书,是一座妇女的千人冢,极度的人力浪费。哥儿小姐们走路时要扶着丫环的肩膀,园子里逛逛都要有个婆子跟着。完全是一群废物,其中的贾母,他以社会良心来批评,认为她是文学中少有的丑陋人物。(许多同学眼瞪瞪的望着这位作家,许多同学忙着写笔记。)并不是因为她拆散了宝黛姻缘,而是她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吃喝玩赌,无一不能。单为她一个人,不仅赔上好几名丫头的人力,还赔上王夫人的,凤姐的和其他诸姊妹的。她那种做法,完全是昏庸奢靡,自甘堕落……等他说完了坐下去,我们报以一阵热烈的掌声。

另一位作家说他认为红楼梦里面有两个接近完美的女性:一个是贾母,一个是薛宝琴。(我们的眼睛又都睁得好大。)贾母的性格的美是女性美的极致,她在生活的折磨中锻练智慧,在不能令人满意的现实中培养容忍和慈爱,不以愤怒毁坏自己的容貌,不因为生活的艰辛扭曲自己的天性;在她高年的时候,仍然能品尝人生的乐趣,修到了一团和气的境界。他又说到薛宝琴,说她是全书里不论形表、性格,都是最完美的女子。当她登场的时候,作者没对她眼睛眉毛鼻子嘴的勾画,是怕把理想的人物变成了古板的形像。至于她的性格,可以说是几种难能可贵的美质的不平凡的结合凝聚成的光辉。……他说完了,莉安叹了一口气,说:「唉,我真傻,我一向还以为红楼梦里的林黛玉是个最可爱的人物哩。」又有一个女作家说的是曹雪芹的居心、用意,以及影射和构思。言之凿凿,看来她最低限度是曹雪芹肚子里的蛔虫转世投胎的。

老实说,我没把红楼梦整本读完,我是选了看,噜囌的地方都给跳过去。看到「林黛玉焚稿断癡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便没有再往下看的理由了。妈是红楼梦迷,看过两三遍,还不时的拿起书来翻翻读读。她喜爱林黛玉,(我也最爱林黛玉)对贾宝玉的多情也很了解。她说曹雪芹是写情的能手,这是红楼梦最成功的地方。后来「树倒猢狲散」,真是人生一场梦,镜花水月,「色即是空」。爸不喜欢红楼梦,绝对不看,说它是最败坏人心,令人颓废的东西。姊姊不肯把大好光阴花费在读这类无聊的「雕虫小技」上。我提「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那一回好看,她取了书,翻到那一页,一眼便看到茗烟按着个女孩子在干那「警幻所训」的事那一段,皱着眉,说曹雪芹「偷工减料」,没把两个人的衣着、情绪和当时的情况好好儿的交代。宝玉跺脚命那丫头跑,那丫头就能那样子的立刻「飞跑了去」?而且,那是什幺时代,那种事可以说「玩」就「玩」咑?「我看,」她很肯定的补一句:「红楼梦里面一定还有很多漏洞和不合情理的地方。」

姊姊那老学究最爱以她的精密脑袋和渊博学问对任何事吹毛求疵,我没把她的话当一回事研究。只是,今天听了那些名作家对同一本书大相逕庭的批评,心中可真有很深的感触和感悟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