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W梦生活 >猫缆亏、猫空冷「三猫」各玩各的 >

猫缆亏、猫空冷「三猫」各玩各的

时间:2020-07-23  阅读:266  点赞次数:238  


猫缆亏、猫空冷 「三猫」各玩各的


猫缆亏、猫空冷「三猫」各玩各的


猫空人气冷飕飕,过去假日中午也会客满的茶餐厅,现在是半天等不到一个客人。

猫空缆车这条全台最长的缆车,96年通车时曾引发排队热潮。然而,97年一场颱风造成猫空地区坍方,猫缆停驶,99年复驶后盛况非但不再,还一路亏损至今。

市府统计,99年猫缆亏损9800万元,100年虽略为减少,也有8300万元。101年亏损创新高达1亿1400万元。今年到4月,已亏损1500万元。
搭乘人数也难挽颓势,前年每天平均有9477人,去年降为8568人,今年稍成长有8708人,无法维持复驶后的运量。
猫空地区茶饮餐厅林立,搭配北市夜景,过去一直是年轻人夜游热门去处。七、八年前开始,因连串经济衰退、金融风暴冲击,再加上年轻人消费形态丕变,生意一落千丈。
极盛时期上百家茶饮餐厅,现在仅剩约40家,商家戏称,现在半夜躺在猫空马路上睡觉,也不会有车经过辗人。
市府自97年起,趁着猫缆通车、熊猫来台索引起的热潮,希望重振猫空商机。
猫空、猫缆与动物园大猫熊这「三猫」,曾是市府宣誓要用来活络猫空休闲观光的利器,但如今看来,三猫几乎是「各玩各的」。
许多家长周末时都会带小朋友去动物园玩,却不一定会去搭猫缆。猫缆共有4个站,动物园内站的上下站乘客并不多,平均每天只有500人从该站上车搭猫缆。
不只到动物园的民众兴趣不高,上猫空喝茶、吃土鸡的人,也不一定会搭猫缆。
王先生说,虽然假日猫空有单向道交管,但只要避开交管时间,一样可上下山。猫缆收费很便宜,但假日一定要排队,若上猫空为看夜景,猫缆只营运到晚上10点,那要怎幺下山?
蔡小姐说,一出猫空站就是一堆小吃摊贩,品质、风格皆没有市区美食来得吸引人。各大特色土鸡餐厅,食物风味品质还算中上,但吃完后就不知道要做什幺,只能下山,「若猫空只有美食,很难让人再去一次。」
为介绍猫空的可玩性,市府大地处前年开始于猫空地区兴建樟树、樟湖两条亲山步道,主打田野梯田风光。
一位捷运工作人员表示,单是设置步道方向标示牌,有多少乘客会因此被吸引?光告诉他们还不够,应该宣传这个东西有多好玩。
「三猫」该如何联合行销?北捷总经理谭国光表示,与其说猫缆是观光目的,其实更像是交通工具,可疏散猫空车潮。市府订出价格上限与补助,不会像民间缆车一样以赚钱为目的,否则只要提高票价,亏损自然能减少。
猫空没「妆」好 惊喜变惊吓

三猫为何行销失利?议员认为,规划急就章,造成猫空持续没落,市府应整体重新检讨。
旅行业者则表示,猫缆、动物园的票价低,业者若设计套装行程,利润空间低,较少推销相关行程。
议员李新表示,猫空的问题,在土地使用限制,包括坡度限制与土地所有权人複杂,都让整个猫空观光农业特定区无法开发;市府第一步就该为这些加诸在猫空身上的桎梏,寻找解决方法。
李新说,在三猫计画的架构下,猫空应是主体,就像是一场婚礼中,等候新郎迎娶的新娘,猫缆是迎娶礼车,猫熊则只是为额外加分的捧花。
但现在新娘妆还没化好,迎娶礼车就急着把新郎送上山,结果新郎看到新娘丑态,纷纷吓跑。李新说,「惊喜变惊吓」,观光客上山看不到东西,更不想来猫空,猫空商机反被猫缆拖垮。
议员林奕华也认为,猫空有地理上先天限制,无法引入大量人潮;但相对的,却也让猫空的农业特质与步道乐活氛围可以加强。她认为,北市是以大都会区概念设计,应该纳入喘息空间规划,猫空就是市民休憩的理想据点。
两人均建议,市府应组成专案跨局处单位,重新思考猫空未来发展的特色与方向,以及整体行销策略,让猫空脱胎换骨,提升观光竞争力。
97年12月大猫熊团团圆圆引进台湾,在台掀起一股猫熊热,一年入园人次曾达367万。
不过,动物园发言人赵明杰表示,猫熊和猫缆的连动性不强,民众大多认为这是两个景点,坐一趟猫缆至猫空商圈,至少要花上两、三个小时,除非想深度旅游,游客通常不会将两个地点安排在一起。
专门经营国内旅游的大德天下旅行社总经理陈松桂也表示,猫空缆车每逢夏季,车厢内温度就飙高,旅客根本受不了,曾建议加装空调,却没有改变,加上猫空地区易因天候因素停驶,也容易造成纠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