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P快生活 >「红书」的兴起与没落:性工作者仰赖的网站 >

「红书」的兴起与没落:性工作者仰赖的网站

时间:2020-06-11  阅读:952  点赞次数:161  

「红书」的兴起与没落:性工作者仰赖的网站

  到去年夏天为止,几乎所有人都使用过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应召网站「myRedBook.com」,十几年来该网站都被简称为「红书」(RedBook),担当了範围广泛诸如应召或按摩这类肉体上的服务,就像是结合了求职及社群的网路广告平台,让性工作者得以与成千上万的顾客连结交谈,以事先安排商业性的性行为。它使性交易这件事变得较为安全也更文明化,而高效率作业及充足的讯息量,使「红书」的出现比原先预期的更为成功。

  「红书」是由居住在加州山景城的高科技创业家艾瑞克‧小室(Eric Omuro)于1999年开始运作,最初适度地作为皮条客们的中枢网站,讨论当地的性服务资讯和事后的评语经验。而随着网站逐年增长,渐渐的也扩张至旧金山湾区以外的区域,像是增添了南加州、中央海岸、凤凰城、内华达州和太平洋西北地区。而同时小室还增加了一项新的关键功能:他使红书能够让性工作者在上面宣传广告所提供的服务。

「红书」的兴起与没落:性工作者仰赖的网站

  红书上虽然充满情色的讨论和情色交易,但这个21世纪初开设的网站架构本身却是非常简单,甚至丑陋的设计。而它成功的契机可归功于三个主要元素:首先是使用者能够免费的张贴广告,而广告者可以自由调整投标价格;接着是网站内有数十个留言板,讨论内容从棒球到皮绳愉虐、音乐至油压按摩,内容广泛且百无禁忌。布鲁斯‧波士顿(Bruce Boston)这名在硅谷大科技厂工作的数据科学家,同时也是网站的使用者,他认为红书提供了人们一个公开且自由讨论个人的信仰或思想平台。

  而红书最具价值的部分则在于它的评论功能,使用者每个月仅需要支付十三美元成为VIP会员,就能一览众多网友分享与某位性工作者的经验、供应皮绳愉虐调教的人或是情色按摩师。会员可以在这里找到其他使用者曾得到的服务资讯,以及该名性工作者的身材特徵。

  就这样时间走到了2014年6月25日这一天,当使用者开启电脑準备浏览网站时,迎接他们的不是性感的广告连结、论坛或分类目录,而是突如其来的震惊:来自司法部、联邦调查局和国税局的警告页面,内容声称红书的域名已经被扣押。警告讯息至今仍然在网站上,联邦调查局表示关闭红书是由于:「该网站域名涉及的洗钱、卖淫及欺诈等相关活动,违反了联邦法及州法。」

「红书」的兴起与没落:性工作者仰赖的网站

  联邦特工在加州逮捕了53岁的小室和41岁戴着眼镜的安玛丽‧拉诺斯(Annmarie Lanoce),拉诺斯为小室工作并协助网站的稳定和管理其相关业务,他们的住所被搜查,相关的电脑设备也都被没收。今年七月,小室被指控利用网路协助卖淫和洗钱等二十四项罪名,而拉诺斯也被指控利用网路协助卖淫和发行违法的私人债券,扣押后他们被当局禁止上网或与原先的网站使用者接触。

  联邦检察官的起诉书反驳了小室所声称的花费超过五百万美元在网站上,而红书的主要营收来源是网站使用者付费以获得额外功能。至今仍不清楚美国政府为何针对性的取缔红书,而其他同样有性交易讯息的类似网站却免受指控。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对此事拒绝提供任何评论,他们认为起诉书足以解释一切。

  小室所创立的红书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不但吸引了广大的用户,也演变为成熟稳定、拥有巨额的利润的企业体。然而当它被强制关闭后,受害最严重的并不是众多的买家而是提供服务的卖家。

「红书」的兴起与没落:性工作者仰赖的网站

  曾在网站上提供性服务的瑞秋(Rachel)说:「当红书关闭后,一切就像是从头开始。」多年来她绝大部分的客户都来自于红书的使用者,客户可以从上面找到连络她的资讯。「这些家伙都认识我,也能为我的服务品质担保,虽然这些年来总会遇到几个混蛋,但绝大部分彼此都拥有美好的经验。他们人都不错且通常都很羞涩,说实话就是一些宅男或书呆子。」

  但自从红书关站后,迫使了像瑞秋这样的性工作者得重新走上街头,不但更为劳累且危险,像是得冒险搭乘客户开的车。这些从事着世界上最古老职业的人们,必须冒着更大的风险才得以生存。她最后说道:「有时候我会希望另一个红书在网路上出现,这会让我的生活变得更为便利。」

相关文章